• 企業概況

    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柳鋼”),一艘緊跟鋼鐵工業發展潮流,向海行進的鋼鐵巨輪。經過60多年的積淀,柳鋼已發展成為我國華南、西南地區乃至泛北部灣經濟圈特大型的鋼鐵聯合企業

    新聞中心

    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柳鋼”),一艘緊跟鋼鐵工業發展潮流,向海行進的鋼鐵巨輪。經過60多年的積淀,柳鋼已發展成為我國華南、西南地區乃至泛北部灣經濟圈特大型的鋼鐵聯合企業

    產業布局

    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柳鋼”),一艘緊跟鋼鐵工業發展潮流,向海行進的鋼鐵巨輪。經過60多年的積淀,柳鋼已發展成為我國華南、西南地區乃至泛北部灣經濟圈特大型的鋼鐵聯合企業

    企業文化

    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柳鋼”),一艘緊跟鋼鐵工業發展潮流,向海行進的鋼鐵巨輪。經過60多年的積淀,柳鋼已發展成為我國華南、西南地區乃至泛北部灣經濟圈特大型的鋼鐵聯合企業

    人力資源

    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柳鋼”),一艘緊跟鋼鐵工業發展潮流,向海行進的鋼鐵巨輪。經過60多年的積淀,柳鋼已發展成為我國華南、西南地區乃至泛北部灣經濟圈特大型的鋼鐵聯合企業

    社會責任

    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柳鋼”),一艘緊跟鋼鐵工業發展潮流,向海行進的鋼鐵巨輪。經過60多年的積淀,柳鋼已發展成為我國華南、西南地區乃至泛北部灣經濟圈特大型的鋼鐵聯合企業

    黨建之窗

    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柳鋼”),一艘緊跟鋼鐵工業發展潮流,向海行進的鋼鐵巨輪。經過60多年的積淀,柳鋼已發展成為我國華南、西南地區乃至泛北部灣經濟圈特大型的鋼鐵聯合企業

    聯系我們

    廣西柳州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柳鋼”),一艘緊跟鋼鐵工業發展潮流,向海行進的鋼鐵巨輪。經過60多年的積淀,柳鋼已發展成為我國華南、西南地區乃至泛北部灣經濟圈特大型的鋼鐵聯合企業

    一塊鋼:百煉中淬成金

    發布日期:2022-01-07

    發布者:來源:柳州日報

    要增強“四個自信”,以關鍵共性技術、前沿引領技術、現代工程技術、顛覆性技術創新為突破口,敢于走前人沒走過的路,努力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,把創新主動權、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——習近平

    人物:袁勤攀,男,36歲,中共黨員,高級工程師,柳鋼集團技術中心工藝技術科副科長,柳鋼集團供港珠澳大橋建設用鋼項目團隊核心研發人員。他身材壯實,與鋼“共舞”多年。在冬日暖陽映照下,他與同事進行中厚板超快速冷卻技術的研究與應用。遇到爭議,他淡定自若,翻閱資料,讓數據“發言”。

    “遺憾!”港珠澳大橋開通3年多,我都沒能去瞧瞧。這座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背后,珍藏著我和同事們勇攀技術高峰的奮斗時光。

    時光回到2014年。有一天,技術中心接到一筆“港珠澳大橋用鋼”的訂單。看到備注上的字時,我差點跳了起來:“全球頂尖的工程建設,要用我們產的鋼材!”

    仔細看訂單要求,我的心情又忐忑起來。項目要求建筑鋼材表面零缺陷、探傷100%合格、抗震強度高于國標,供貨期僅有10天……

    要知道,國標也允許鋼材表面存在6%的缺陷,按正常流程生產鋼材的交貨期也在一個月以上,這樣的要求可謂嚴苛。

    要摘這個“果子”,柳鋼真得要“跳起來”!

    “跳起來也要摘!”面對挑戰,柳鋼集團給出肯定的答案。

    一場為榮譽而戰的技術攻關就此開始:公司抽調了11名業務骨干,組建含研產銷等一體的團隊,為項目提供“保姆式”服務。

    當時,我以集團技術中心研發科副科長的身份入選。還不到30歲的我暗下決心:“要大干一場!”

    為使首批熱軋板卷順利交付,我們開了無數次研發會議。經過多次試制,產品終于小批量試制成功。

    生產時,我和同事幾乎在廠里安家。壓力,最先落在了在項目中把控煉鋼技術指標、時任技術中心板材開發科科長的楊躍標的身上。他是東北大學鋼鐵冶金專業的研究生,當年29歲,已經是先進鋼鐵產品研發的“扛把子”了。

    要是楊躍標負責的坯料沒搞好,我負責的軋鋼環節就“沒米下鍋”。發際線已經老高的楊躍標,摸著頭對我說:“我這發際線呀,又得后移了!”

    白天黑夜,楊躍標都蹲在生產線,緊盯生產各個環節,把“米”給我準備好。輪到“下鍋”時,我更加不能掉鏈子。

    當時在熱軋廠一線對接的技術員趙忠云剛大學畢業兩年。別看他還懵懵懂懂的,可他做事積極著呢,經常跟著我們熬夜加班。后來趙忠云說,他還記得很多次下班走出廠門時,天都蒙蒙亮了。

    大家的這股拼命勁,讓第一批熱軋板卷順利下線了。當時廠里沒有在線表面檢測儀,檢測全靠兩只眼睛。頂著七八月的高溫,我和質量部產品管理科技術員陳擁軍一手拿著手電筒,一手阻擋著200攝氏度的熱軋板卷散發的熱氣,仔細查看鋼卷表面是否存在缺陷。

    “這有一條疑似‘裂紋’!”“火眼金睛”的陳擁軍發現了問題,我的心頓時提了起來。如果這條“裂紋”是質量問題,就得重新生產,影響交貨進度。大家對是否要重新下料生產爭論不一。

    爭論面前,我只相信事實和數據。重新核對研發、生產各環節的數據,對宏觀力學和微觀組織研究后,我們發現這條“裂紋”其實是坯料高溫下輕微摩擦氧化后留下的痕跡,并不是裂紋。

    我懸著的心終于放下——1000多噸板卷成功交付。

    這次保質保量、準時交貨后,港珠澳大橋項目訂單紛至沓來。面對后續品種繁多、尺寸各異的訂單,我的內心不再忐忑,取而代之的是從容。

    5.23萬噸,港珠澳大橋的用鋼總量的1/8源自“柳鋼造”!

    我們為大橋建設項目攻克的各項技術難題,也為柳鋼參與大藤峽水利樞紐、平潭海峽公鐵大橋等“國字號”工程建設提供強有力支撐。其中,微合金化高性能管線鋼關鍵技術還獲得2019年度廣西科技進步獎三等獎。

    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。我也見證并參與了柳鋼集團的高質量發展。如今,柳鋼集團已發展成為利潤破百億元、營業收入破千億元的現代化鋼城,正朝著世界500強的目標邁進。

    后記:“昨天靠創新‘起家’,今天靠創新‘成家’,明天還要靠創新‘發家’。”這句話讓我記憶猶新。茍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在“一塊鋼”高質量發展征程中,我和同事將以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雖九死其猶未悔”的豪情,把創新當使命、視創新如生命、抓創新像拼命,牢牢把創新主動權抓在手上、扛在肩上、放在心上,推動柳鋼發展越過一山、跨過一峰。

    (全媒體記者 宋美玲 朱柳融)


    国内a级毛片免费观看品善网,女主NP高H细致超污多P,久久久久久亚洲精品不卡,免费无码成人av片在线